藏穷

无题

♡人物属于三叔,ooc属于我


♡黑瞎子中心,黑all……?


♡愿喜


真正的死亡是没有一个人记得你。

                                              ——题记


正值黄昏,黑瞎子从地下室搬了把躺椅出来。轻凉的风徐徐吹来,一层灰温柔的落在了他的脸上。

“咳咳!”黑瞎子呛了声,手挥了挥拂开扬尘,痛心疾首的摇头道:“可怜我一把年纪老胳膊老腿还要在这收拾屋子,真是……唉!”

闻言吴邪假笑道:“那不如师傅来擦柜子,我帮您抹躺椅?” 黑瞎子摆了摆手回以假笑,诚恳的道:“谁让师傅心疼徒儿呢,这抹躺椅的脏活还是我来干吧。”

一旁的张起灵淡淡瞥了黑瞎子一眼,捡起了锯子。

黎簇苏万在角落里边擦玻璃边咬耳朵,瞅那窃窃私语的劲就知道说的不是什么正事。解雨臣一脚一个撂到东西两边,俩难兄难弟对视一眼没吭声了。

黑瞎子看着这其乐融融且生机勃勃的一幕,突然觉得医院诊断书也不是那么让人在意。

人么,活在当下。


晚上七点,由解大当家一手攒起来的晚宴正式开席。赴宴者有解当家解雨臣,吴小佛爷吴邪,北京王胖子,张家族长张起灵以及命不久矣黑爷黑瞎子。

“虽然没有美酒佳人圆月,但是这个饭!还是很好吃的!来来来我们以茶代酒,敬……敬那些年的我们!”刚开始吃有些冷场,胖子义不容辞的承担了暖场的任务。

吴邪很给面子的端起茶杯,解雨臣紧随其后,看力道是打算一饮而尽。张起灵则直接喝完了。

黎簇苏万看着这一个比一个豪爽的动作有些傻眼。于是苏万捣了捣黎簇道:“怎么感觉这顿跟最后的晚餐似的?”黎簇扭头也小声道:“确实不太妙,难道是吴老板又搞事了?”

黑瞎子哂笑,侧身一人一个脑瓜崩,挑眉道:“不是吴老板,是黑爷。”

原本回暖的气氛骤然凝滞下来。胖子撑着额头叹了口气,无能为力的望着天空。

城市的傍晚,星星难得的露了头。月亮虽然不圆,但亮的吓人。吴邪也仰头看着天空,思绪却飞到了十万八千里外。

“所以你还有多长时间。”吴邪盯着眼前哼着小调的黑瞎子问。

小崽子还真是长大了……用这种语气说话。黑瞎子在墨镜后细细揣摩着吴邪的眼神,郑重的,担忧的,难过的,什么都有,可惜就是没有他想要的。

心里悄悄的塌了一块,黑瞎子却若无其事的推了推墨镜,向后靠在沙发上,双手扣在脑后道:“什么多长时间?”

吴邪喉结动了动,手上的青筋都爆了出来,最终只是没有回答。黑瞎子通过模糊且灰黑的眼睛把吴邪的动作看的一清二楚。

这么看来还好吧,他想,至少有人愿意问他怎么样,看来后事是有人办,总不至于横尸街头。

一阵冷风袭来,门又被推开,橙黄的阳光争先恐后的涌入昏暗的室内。黑瞎子向门看去,反应了两秒转过头,痛感才迟迟降临在眼睛上。

张起灵看着他,目光沉沉,语气听不出喜怒道:“连痛都延迟。看来你确实活的真不错,以后没感觉也不会难过。”

也许是错觉,黑瞎子总感觉真不错三个字被加了重音。但他下意识忽略了这里面的情感,反应夸张的稀奇道:“太阳打西边出来了,张起灵也会讽刺人了?”

这句话一如既往地带着黑瞎子特有的不正经,张起灵听在耳朵里气却也忽的全消了。他本来只救想活之人,其他杂事一概不管,如今动了救求死之人的念头,也活该气不顺。谁让这是黑瞎子呢。就当几十年的互相陪伴的谢礼。

只是到底是谢礼抑或其他什么的东西,除了张起灵没有别人知道。

坐着累了,黑瞎子换了个姿势,仰躺在沙发上,同时嘴上热情实则敷衍的招呼吴邪和张起灵坐下。因为如果不坐下,待会就没位置了。

3,2,1。

果然门又一次被推开。 解雨臣走进来关上门后直接坐到椅子上单刀直入的道:“还有什么事没办不?葬礼想要什么规格?放心,不要你钱。”说这话时,他看都没看吴邪和张起灵,问完话之后,才像想起来有这俩人似的分出点目光,又收回到俄罗斯方块上。这显然是生气吴邪不告诉他黑瞎子的现状。

黑瞎子像是没觉到奇怪的气氛,自顾自抻了抻胳膊和腰,可惜浑身的酸痛都像是在提醒他,斗了这么多年,该有个结果了。 不过……还是不舍得。

这三个人应该是他这几十年最重要的人了。究竟是哪种感情也各自都理不清。友情不够,爱情够不上。

也许只能说,暧昧上头的那几秒,像极了爱情。


场面一度十分尴尬。 黎簇苏万看着集体静止的四位爷以及满场子撒欢的胖子,陷入了深深的自我怀疑。

这群人……真的正常吗?

我到底为什么要来吃饭呢?神仙打架和我又有什么关系呢?


四月五日,清明节。

黑瞎子没有死。

因为我永远不会忘记你。


退一步舍不得,

进一步没资格,

我们陌生成这个样子真不容易。


入戏 (3)

  ♡严重ooc警告


  ♡写的和前文脱节了……


  ♡遣词用句不当之处欢迎指正♡


 


  “白宇,我喜欢你。”

    好像“嘭——”一声,朱一龙这句话在白宇心里爆炸,直把他炸的连渣都不剩。

    龙哥真的是……好直接啊。他这话是什么意思?是他想的那个喜欢还是什么……龙哥的声音也好听,低沉有磁性,辨识度也高。 白宇胡思乱想着,脸却绷得紧紧的,生怕漏出一点“被撩到了”的端倪,眼睛心虚的乱转。

     朱一龙看着白宇欲盖弥彰的小动作笑,他松开按住白宇的手,躺在床上用手盖住眼睛,笑的床都在抖。白宇莫名其妙的侧头看着他,也情不自禁的笑了。

  “那……我就是你男朋友了。余生请多指教♥”白宇开心的眼都眯成了一条缝,凑在朱一龙耳边带着气音道。

    朱一龙的耳朵被热气蒸的红彤彤的,往旁边挪了挪,避开了热气源,同时吞了吞口水。

“你刚才告白的时候不是挺刚的吗?这会就不行了?”白宇见状眯了眯眼,瞳孔暗了一瞬,膝盖有意无意的撩着朱一龙的睡袍,手同时解开了浴巾。

    朱一龙的视线不自觉的向神秘地带滑,白宇的食指却忽然覆在他唇前,眼睛也被有着薄茧的掌心拂着闭上。

“龙哥,乖,闭眼……”


   此刻的朱一龙简直任人摆布,脆弱的不堪一击。 白宇勾唇一笑,将朱一龙的双手反绑在他身后,一条腿挡在朱一龙左腿边,另一条腿抵在他双膝中间,缓缓俯下身子,喉咙里发出暧昧不清的絮语:“上次的采访里我不是说要你当警察么,假如现在你是警察,猜猜我要干什么?”

   朱一龙摇头。 白宇的掌心被他的眼睫毛蹭的发痒,克制的低咳了一声,道:“袭♂警。”

  


   事情已经发酵到无法补救的地步了。热搜的前三名全部都是“白宇,朱一龙,杨蓉”这三个字眼。定语简直是一塌糊涂。     

   白宇刷着微博靠在沙发上意味不明的叹了口气。朱一龙坐在一旁的凳子上小口喝着粥,用眼神问白宇发生了什么事情。白宇笑了笑挑眉指了指左边脸颊。

   朱一龙的耳朵腾地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红了起来。他明白,白宇的意思是要他主动亲他一下。 经过昨晚,他深刻的明白了即使一个男人看上去奶的不行,但首先是个男人的事实。白宇果然是年轻,精力旺盛博大精深,不是一般人真受不住,也就他经常锻炼才能承受。

   

    今早起床他不是被闹钟叫醒的,而是被吵醒的。白宇的手机一直叮叮咚咚当,他想再迷糊一会都不行。等到终于起来之后手里就被塞了碗粥。 本来还有点困的他在看清白宇今天的穿着后瞬间清醒了。

     他不知道从哪拿了副眼镜戴着,还是金丝边的。身上还穿着正装西服三件套,活脱脱一个禁欲系总裁。 朱一龙一头雾水,不知道他这是要干什么,内心有个地方却不争气的期待起来——一大早就这样,也太刺激了吧?

     白宇被朱一龙看似正经却暗含火热的视线看的心跳加速浑身发烫,掩饰性的推了推眼镜,哑声对朱一龙道:“我在外面等你,你先穿衣服。” 朱一龙顺着他示意的方向看去,后知后觉的发现他的手边安安静静的放着一套叠的整整齐齐的西服。


     这是……见家长吗?


入戏 (2)


☆白宇,朱一龙真人cp


☆私设脑补如山


☆遣词用句不当之处欢迎指正♡


☆怎么把第一篇链接放过来?求告知


☆不定时更新


☆其实……我站互攻(划重点)


  所以浴室为什么是磨砂玻璃呢?

  白宇含着棒棒糖枕着胳膊想。

  

  现在已经是他们进酒店之后的半个小时了。他们上热搜也已经二十分钟了。可是朱一龙还是没有从浴室里出来。

  啊……所以说浴室为什么是磨砂啊……白宇翻了个身继续怨念的盯着浴室。

  影影绰绰的肉色在升腾的雾气里莫名多了些qingse的意味。白宇看着看着忽觉鼻头一热,连忙跳起来抽了张纸一抹:哦,原来不是鼻血。看来是刚才赶过来的时候着凉了。不是什么大事。总比看龙哥看流鼻血好。不过以前可以大大咧咧开玩笑,为什么就不能和龙哥说“嗨,我刚看你都看出鼻血了,你身材真好。”

  咝……总觉得不能深入解析这件事情。

 

“咔哒。”

  浴室门开了。朱一龙披着浴袍走了出来。那两条修长笔直的腿在一瞬间吸引了白宇的全部视线。他怔怔出声:“龙哥,你这腿……上保险没?”

  朱一龙眨眨眼睛,失笑道:“没有。”白宇咽了咽口水,砸吧着嘴道:“那真是……唉。还有你的睫毛,也应该上个保险。”朱一龙闻言瞥了白宇一眼,笑道:“那我觉得你的腰也应该上个保险。还有你的……”

  话未说完,白宇打断道:“好了好了,龙哥你洗完了我就进去了,你的换洗衣服在椅子上,要换的话现在换也行。”

  这一大串话说得是又快又急,朱一龙还没来得及回应白宇就已经进了浴室。他回想着白宇刚才小猫洗脸的动作,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啊,原来白宇也有害羞的一天啊。

  不过他说的都是实话,白宇害羞个什么劲啊?如果可以,他甚至觉得白宇的笑和撒娇都应该上保险。哪一天他不笑了,不撒娇了,就去索赔,把得到的钱拿去买无数根真知棒,这样他不仅会笑和撒娇,还很甜。


 


  浴室里的白宇忽然发现了一件尴尬的事情。凌晨四点的晚上,他chenbo了。

  啊哈哈……男性的精力确实在早上比较旺盛,白宇自我说服。可是再怎么说服,生理上的不适也不是闹着玩就可以下去的。白宇一跺脚一咬牙,手缓缓覆了上去。

 


  “笃笃。”

  “还没好吗?小白??小白?白宇!!”

   白宇从喉咙里挤出声模糊不清的“哎”,扶着墙站了起来。长时间的快感让他起来时眼前发黑,他腿一软,差点又跌到地上。

   即使再迟钝,作为拍过屌丝日记和镇魂的人,白宇心里清楚,这绝对不是正常的感情。因为他活了这么多年,还没见过叫着兄弟名字搞出来的。

  “龙哥,我一会就出去,你别着急,我没事。”白宇向外面的朱一龙喊了一句,拿起旁边的浴巾三两下裹好重要部位,又深呼吸了三下,打开了浴室门。


 


  朱一龙觉得他有点难受。

  他刚跟别人吐槽他被忽略了,结果那个忽略他的人就在凌晨大老远的跑过来接他,就是害怕他出事。

  不过难受好像不止这一点。

  白宇无辜的眼神就像利刃狠狠扎进他的良知,质问他自己为什么对兄弟行礼,同时却又像最好的催情药让他××。

  白色的浴巾根本遮不住什么东西,反而把白宇的腰线勾勒的清清楚楚,还带着些欲拒还迎的诱惑来。刚刚泄过的他周身都是慵懒的气息,眼神像是钩子一样牢牢的勾住了朱一龙的心。白皙的肌肤,纤细的脚踝,害羞带怯的红豆,全部都在挑战朱一龙的定力。


  朱一龙贼难受。

  比之前更难受。

  难受的要♂死♂了。


  白宇戳了戳朱一龙,只感觉他身上烫的惊人。再仔细一看,嘿哟,耳朵红的都要滴血了。

  他索性往后一靠,大大方方的任朱一龙看。

  看着看着,他觉出了些不对劲——胯♂下的东西好像又有抬头的趋势。

  这也不能怪他啊,谁让龙哥这个大美人站这诱惑他。瞧瞧这锁骨,摸上去手感绝对很舒服;瞧瞧这胸,光看上去就知道很好♂玩;瞧瞧这唇,天生嘴角上扬,这就是让人狠狠舔舐的啊!

  白宇/朱一龙:不好意思,您的想法不过审。


   有人云:“灯下看美人。”

   这话说的真的很对。

   酒店昏黄的灯光下,白宇悄悄偏头偷看倚在床头的朱一龙。平时那些“一瞬间感觉龙哥离自己好远”的感伤瞬间消失,脑海里只余“龙哥是真的好看”这一印象。

  白宇正看的入神,眼前却突然投下了一片阴影。

  朱一龙的脸被放大数倍,近到甚至可以看见那一颗快消下去的痘痘。他的睫毛又卷又翘,不断扫着白宇的眼睛。

  白宇下意识闭上了眼,只感觉到耳边传来令人发痒的热气,随之而来的还有性感的低音。

  “白宇,我喜欢你。”




——————————Tbc.

大家要眼熟我哦♥


其实原本第二篇不是这样的,发展要比这慢很多,可是今天看了b站的剪辑,就……激情码字,收不住了(⋌▀¯▀)=☞盘他

 

 


入戏

☆白宇,朱一龙真人cp

☆私设脑补如山!

☆遣词造句不当之处欢迎指正鸭♡

☆不定时更新(划重点)

  朱一龙确实是个好演员。

  他敬业乐道,演技略骚,不骄不躁,是个见过都说好的人。

  他不是明星,他是演员。

  他不只是一个好演员,他还是个好人,从不给人添麻烦。

  但是……那是在一般情况下。

  杨蓉此时心情有点复杂。她看着神色恍惚喃喃自语的人,莫名感觉到了看某部电视剧中某一集的痛苦,以及深深的无力感同时还有点被朱一龙麻烦的受宠若惊感。

 

“我原本以为……她,她只是我喜欢的一个女孩儿。

  “就算她跟我兄弟在一起了……

  “我也可以接受……没关系的

  “但是……我错了

  “我看到她和别人在一起……我……

  “我这疼……

  “我心疼……”

  眼前的人和lfs渐渐重合起来,却又在一刹那分离开来。电视剧毕竟是电视剧,命不由己。但是这戏外的人命运如何,那可就不是天命了。

  可怕就怕这好演员入戏太深,兄弟情深。到头来,还是要向她倾诉苦水。好兄弟有女朋友了不要自己了,以前一有什么新消息第一个跟他分享现在他都不是第一个知道的了balabala可是你到底是没搞清楚不是因为兄弟冷落你你才生气,而是因为你兄弟有女朋友了。
   杨蓉轻轻叹了口气,拿出手机打了个电话。

  正当白宇再一次发誓看完这个视频就睡觉之后,放在电脑旁的手机忽然响了。白宇吓得一个机灵,手抖关掉了浏览器界面,之后便陷入懊悔之中——刚才的视频还没来得及下载,下次再碰见可就不容易了……怎么不早保存呢!

  ……手机还在响。白宇捞起电话往椅子上一靠接道:“喂,我是白宇。”

  杨蓉一听他这声音就知道这么久才接电话不是因为在睡梦中被惊醒反应迟钝,而是因为又通宵看b站。

  于是她顿时怒向胆边生气不打一处来,噼里啪啦一顿数落:“你说你,这么大人了怎么还不知道照顾自己!天天熬夜,这都……三点了!还不睡!”

  白宇悻悻的摸了摸后颈,点着头,一副被妈妈训斥的小孩样。尔后意识到杨蓉在电话那头根本看不见,顿时背又挺直了,只是嘴上诺诺连声暴露了他的心虚。

  杨蓉说的兴起,心里却总是有点悬。好像有什么事没干。她想了想,无果,刚打算再说说白宇就把电话挂了,余光一扫忽然看到了趴倒在桌子上的朱一龙。

  得,这边一个芳龄二八的小姑娘,转过头还有个而立之年的毛头小子。

  杨蓉深深的又双叒叕叹了口气,向电话那头忽然安静如鸡连点杂音都没有的白宇道:“白宇啊,妈妈……呸!蓉妹没有生你的气,只不过——朱一龙喝醉了,你×××赶快过来接他!!快点!!!”

  吼完白宇之后杨蓉总算觉得心中那股郁气散了大半,将手机收回提包,心平气和的走向朱一龙,温柔的把他扶起来,拍了拍他的肩膀道:“醒醒,别在街上睡。”

  朱一龙没醒。

  杨蓉:“……龙哥?醒醒。”

  朱一龙……朱一龙仍然没醒。

  “朱一龙!!!”

 

  ……呼,郁气全没了。真好。

  阳光明……月明星稀。

  啊,今晚月色真美。

  “所以……你在凌晨三点半的晚上只穿了件短袖短裤就来了?”杨蓉看着白宇皮笑肉不笑道。

  白宇下意识的一缩脖子,手也想往后颈摸,又想到什么似的道:“哎呀先别说了,我们先上车找个地方安顿下来,这大街上晾着也不是事啊。”

  杨蓉此刻灵光一现,女性特有的第六感促使她发现了一些细节。

  这短袖短裤好眼熟啊……好像是上次那个双人代言服饰品牌旗下的另一个时尚单款?这头带也很眼熟,似乎是……

  Yoooooooooo~这看似简单,实际精心打扮了啊……

  “不好意思先生,酒店没有两个房间了,只剩一间大床房。需要开房吗?”

  白宇一听这话,转身欲走,杨蓉拦住他道:“哎,这么晚了,将就下得了,你们这两个大男人怕什么呀,我在这附近有套房子,我先走了,你们就临时一晚,将就吧。”

  白宇心里琢磨着这话好耳熟,一时却想不起来到底在哪听过,杨蓉这话说的也在理,于是他跟杨蓉道:“蓉妹啊,那你等我一下,我送你。这晚上不安全。”

  杨蓉连连摆手:“别了,要让什么狗仔看到那明天就热搜了。”

  白宇踌躇半晌,还是觉得不放心。杨蓉一见他要开始长篇大论就头大,推着白宇让他赶快扶着朱一龙上电梯去房间。

 

  呵呵,窗户纸都掀了个底掉,框都快烧没了,还妄想兄弟情深避嫌开两间房?做梦!再说,心里没鬼,你避哪门子的嫌啊?

希望今天之后他们还是兄弟呢。

  杨蓉做了阵东风,挥挥手,不带走一片云彩的走了。

  深藏功与名。

  今晚月色真美。

  虽然连月亮都没有。

Tbc.

————————

处女作,希望大家喜欢♡♡♡

大家要眼熟我啊。